從中東教派衝突到歐洲恐襲

斯蒂芬斯:特朗普推崇的築牆無法防範本土恐襲,他在中東教派衝突中偏袒一方的做法更難以剷除恐怖主義的土壤。

發生在利雅得和曼徹斯特的事情之間沒有線性聯繫——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沙特首都對阿拉伯領袖們發表的演講,與發生在英格蘭北部一場流行音樂會上的邪惡恐怖襲擊之間,沒有明顯的因果關係。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會對這種巧合感到不舒服。恐怖襲擊的實施者們應對發生在曼徹斯特等地的兇殘爆炸襲擊承擔全部責任。在這類事件中,沒有“如果”或者“但是”或者虛假道德類比的餘地。但假裝伊斯蘭極端主義對西方政府的政策漠不關心,也是錯誤的。

從最基本層面看,發生在歐洲城市的一系列濫殺無辜的襲擊事件中的最新一起提醒我們,我們無法通過修牆隔斷外部世界。本案兇手持有英國護照,但攻擊動機源於中東派系衝突引發的怒火。無論我們在邊境建造多麼高的圍牆,都不能防止年輕人的頭腦被扭曲的意識形態所腐蝕,也無法阻止專業的殺人手法以數字途徑傳播。

特朗普在利雅得對聚集在一起的阿拉伯獨裁統治者們發表演說時,或多或少道出了這一點。不久之前,這位美國總統宣稱“伊斯蘭教憎恨我們”,並簽署了禁止幾個穆斯林占人口大多數的國家的遊客入境美國的命令。如今,他的態度是,沙特等海灣國家應當加大對更接近本土的恐怖主義的打擊力度。

※資料來源:轉載自FT中文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