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要求法國提供敘利亞非恐怖分子力量地圖


俄總統普京2015年11月26日在莫斯科會晤法國總統奧朗德。

路透巴黎11月27日 – 法國外長法比尤斯週五稱,俄羅斯總統普京要求法國草擬一份與“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作戰的敘利亞反對派力量的地圖,從而避免對其進行轟炸。

普京週四與法國總統奧朗德在克里姆林宮達成共識,在敘利亞針對“伊斯蘭國”和其他聖戰組織。

“他要求我們草擬一份非恐怖分子、與伊斯蘭國作戰的武裝力量的地圖。他承諾只要我們提供就不會轟炸他們,”法比尤斯對RTL說道。

法比尤斯稱,法國可能向敘利亞派出特種部隊,但這樣的決定不會公開作出。

來源:路透社
廣告

聯合國對針對聯合國維和部隊營地的恐怖襲擊事件予以強烈譴責


5月21日,美國海軍提供的偵察機拍攝視頻的截圖,據信為南中國海永暑礁附近的中國挖泥船。

在不断發展變化的中美經濟、政治和軍事關係中,南中國海已經成為最重要的試驗場。

處於爭議焦點的這些島嶼、岩石、礁石和沙洲,大多數無人居住且會在漲潮時被海水淹沒,它們的面積僅有數平方公里,而整個南中國海的面積超過300萬平方公里。

但南中國海沿岸國家(主要是中國、越南和菲律賓,而馬來西亞、文萊和印尼亦有涉及)對南中國海主權的長期爭議已經演變成超級大國–中國和美國之間危險的和結果難料的對抗。

在理論上,南海爭端很明確,包含三個方面。首先,誰擁有這些島礁;其次,如果擁有島礁主權,對於島礁周邊海域及其海床下的自然資源具有何種連帶權利;第三,對於航行於該海域的他國艦船和飛機來說,這種所有權意味着什麼。世界上最繁忙和最重要的多條航線途經南中國海。

中國和其他南中國海沿岸國家對島礁的所有權及由此產生的資源和海上控制權存在爭議。美國官方對這些島礁的所有權和資源控制權不持立場,但強烈致力於確保“航行自由”,且反對相關國家為控制主權島礁臨近海域的嘗試。
美國希望阻止相關國家進行的島礁建設以及其他美國視為具有“挑釁性”的活動,以待最終達成哪國(若有)對這些島礁擁有主權的決議。美國還堅持其船隻和飛機有權在南中國海的任何區域自由通行。

中國稱其擁有這些島礁,因此有權對它們行使完全的主權–包括建造結構物和填海造地,以及對臨近海域宣稱主權並設置專屬經濟區。

*超級大國的衝突*

南中國海問題經常讓人覺得似乎是一個技術性的法律爭端。然而,它實際上卻是現任超級大國和另一個崛起中的大國對權力和影響力的角逐。

南中國海已成為大國意志的激烈較量,一邊是現任大國美國,一邊是充滿活力的中國。中國希望改寫二戰結束時形成的解決方案,當時的中國還很弱小。

美國希望採取基於國際法、遵照法律的多邊爭端解決模式,而中國則堅持基於外交和軍力的雙邊解決途徑,這是存在內在衝突的兩種模式。

相關問題是,國際仲裁庭的裁決對涉事國是否具有約束力。菲律賓已經將中菲南中國海爭端提交國際法庭進行仲裁,但中國則申明不接受、不參與該仲裁的立場,並闡述了中國關於仲裁庭沒有管轄權的立場和理據。

在軍事領域,這是對中國海軍力量是否會止步於第一島鏈(日本、台灣和菲律賓),抑或是深入太平洋中心的考驗。進一步來看,這也引發了另一個問題,即中國是否仍將滿足於作為陸上強國,抑或成為與美國抗衡的海上強國,在全球海洋進行活動。

更廣泛地來說,還存在這樣的疑問,即美國正在嘗試與中國接觸,或是嘗試在全亞洲及太平洋地區構建一張聯盟大網,以遏制中國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韓國、菲律賓、日本、台灣和馬來西亞都是美國不同程度上的盟友,美國還與越南建立更密切的關係,這都促使中國產生身陷重圍的疑慮。

南中國海爭議也和中美兩國各自的國內政治聯繫在一起。對於中國來說,這是有關調整戰後國際秩序的問題,使國際社會接納中國的“和平崛起”並承認中國在遭受西方殖民者和日本長期欺凌後已經成為“大國”的權利。

對於美國來說,針對美國經濟、政治、外交和軍事力量衰退的討論頗多,並與南中國海問題的爭論交織一起,包括奧巴馬政府是否應採取更為強硬的立場以展示美國的力量,以及美國下屆總統是否應對中國、俄羅斯和伊朗採取更加強硬的路線。

*受控的升級*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南海問題上都不肯示弱。這事關雙方的民族自豪感。迄今為止,中美選擇了一個戰略:受控的升級(controlled escalation)。

中國已加快了填海造地,每年組織眾多遊客乘船參觀中國宣稱擁有主權的島嶼。

美國的回應則是派出一架偵察機,飛臨一些存在爭議的島礁,實施其主張的航行自由。美國還為明確這點,邀請了媒體記者隨行。

中國曾暗示可能在南中國海劃設防空識別區,這將意味着中國的艦船和軍機在識別飛越該地區的他國軍用和民用飛機時可能變得更為激進。

在這場衝突的舞台上,有一個重要因素,即雙方都想在國內民眾及其外國盟友面前表現出強硬的姿態,同時將發生意外衝突的風險降到最低。

為了避免發生意外,在如何處理中美海軍在海上意外相遇方面,中美都簽署了《海上意外相遇規則》並實施了相關演練。中美亦尋求在空中實現同樣的處理方式,因之前中國駐海南島的戰機飛行員曾對美國軍機實施驚險的攔截行動。

在發佈可能引發媒體關注和引起爭議的軍事戰略文件之前,中美兩國政府都提前向對方作出通告。

中美都不願意破壞雙方更廣泛的關係。從氣候變化、知識產權保護,到貿易和網絡犯罪,再到中東問題和敏感軍事技術的擴散問題,中美兩國在範圍廣泛的問題上都需要對方的合作。

習近平已受邀於今年晚些時候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這意味着在整體關係方面,雙方都有強調合作而非對抗的強烈動機。

*意外事件的風險*

問題是中美雙方仍然致力於一個受控的升級戰略,而如果管理不當,局勢很容易失去控制。南中國海問題涉事方眾多亦增加誤判的風險。

對越南和菲律賓的活動,美國似乎僅有有限的控制力。菲律賓是美國的盟友,但越南名義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僅樂於與美國發展更緊密的軍方關係。

在南中國海的飛機和艦船的指揮官們在發生意外相遇或碰到意想不到的行為時,必須在短時間內作出決定。在理論上,嚴格的協議可以控制現場指揮官的行為,但實際上,這些協議可能不會總是發揮作用,而且各國軍隊之間嚴重缺乏溝通。

2014年,引發美國官員激烈抗議的中國近距離攔截美國軍機事件歸咎於海南當地的軍官。實際情況是否如此,抑或這是中央層面的政策,現在尚不清楚,但這引發了有關中央對地方軍事指揮和控制力的關切。

中美亟需打破這種緊張局勢逐步升級的循環,並尋找管理爭端的更佳方式。既然南中國海爭端從根本上是軍力的較量,國際法、擱置爭議的呼籲以及其他國際關係“準則”都不會產生太大幫助。

與其加劇對抗,期冀對方作出讓步,中美雙方需要找到一些具有創新性的外交策略,以有助於改變南中國海爭端的性質,並在其變得更加危險之前,改變敘事方式。

來源:路透社

俄空天軍總司令:土耳其F-16曾在敘領空逗留40秒

衛星新聞莫斯科11月27日電 俄羅斯空天軍總司令維克托·邦達列夫上將向記者表示,土耳其F-16殲擊機曾在敘利亞領空內40秒,並深入到距邊境2公裡的位置,而俄蘇-24轟炸機則未越境。

邦達列夫說:“根據防空武器的監控數據,土耳其飛機曾在敘利亞領空逗留40秒,並深入到2公裡的位置,而俄轟炸機未進入土耳其領空。”

根據對敘利亞空軍與防空軍指揮所傳來的空情表錄影分析,髮現飛行物從土耳其方向以810公裡的時速190度方向的邊境移動。

邦達列夫強調:“在土耳其戰機接近到讓蘇-24M剛好進入射程(5到7公裡)時,已經位於敘利亞領空。飛機在往右進行劇烈轉向並降低高度後從空情表螢幕上消失。”

他總結稱:“第二架蘇-24的機組也證實了F-16髮射導彈的情況。第二架蘇-24往左轉130度後,看到了左方有火舌與白色煙霧氣圈,並告知了飛行控製總部。

來源:俄羅斯新聞

中國正在把經濟實力轉變為全球的軍事存在

中國要在吉布提創建國外第一個海軍軍事基地。中國外交部和國防部與11月26日首次確認了這一消息。該聲明是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進行軍事建設新型改革的當天做出的。就在這一天北京宣布中國和北約的巡邏艦於11月25日在亞丁灣進行了首批反海盜演習

11月26日,外交部發言人洪磊間接證實中國有意在國外創建第一個軍事基地

“根據聯合國有關決議,2008年以來,中國已派出60餘艘次艦艇赴亞丁灣、索馬裡海域為民用船隻護航。在 執行任務過程中,官兵休整和食品、油料補給麵臨許多實際困難,確有必要實施高效的後勤保障。中國和吉布提作為友好國家,正就在吉建設保障設施事進行協 商。該設施將更好地保障中國軍隊執行國際維和、亞丁灣和索馬裡海域護航、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這對中國軍隊有效履行國際義務,維護國際和地區和平與穩定, 具有積極意義”。

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稱該創建項目為“後勤基地”。但美國專家指出,這個後勤保障點將會設有機場,可讓中國更成功地在波斯灣、中東和非洲地區收集情報。

俄羅斯地緣政治問題科學院軍事專家康斯坦丁·西夫科夫認為:“中國自信地進入到世界大洋。而且不是簡單地進入,而是在那裡站穩,成為一個活躍的行動因素。中國進入那裡已經不是一次性的活動,其目標是在海洋上永久存在。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地緣政治申請”。

在國外創建中國的第一個軍事基地,反映出中國的全球影響力在不斷增長,中國打算堅決維護其貿易和海上利益,遠東所專家雅科夫認為:“中國把自己的經濟實力轉變為對經濟實力的保護、對在世界各地自由運輸自己的商品和服務的保護。到目前為止,中國還沒有在國外建立任何軍事基地,現在鑒於其在經濟領域的影響力正在擴大,需要在遠離家鄉的海岸創建為中國船隻提供服務的此類後勤保障點”。

中國在海上戰略通道的交彙處以艦船停靠點和供給保障點的形式創建了“珍珠項鏈”。為此,由中國投資徹底實現了下列港口的現代化,分別是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和科倫坡港,特別是斯裡蘭卡的漢班托特港和緬甸的皎漂港。一旦需要的話,這些物流中心的地位完全可以變身為軍事用途的基地。從這個意義上講,在吉布提建立中國第一家海外軍事基地有可能成為一個範例,並推動這一進程。

來源:俄羅斯新聞